父亲那苍老的脸-有关亲情的作文-高二作文

父亲那苍老的脸-有关亲情的作文-高二作文
那天天气很冷,时节已到了深秋。
午饭开始还没多久,一位同学就跑来说,我父亲送粮来了,听了心中陡然一沉,悄悄放下饭碗,向教室后的大路走去。
我来到这所市属学校还不到四个月,然而我的心情却日渐沉重。这里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很好的背景,或是官家公子,或是城里千金。优越的条件,使他们常常自诩自傲,有时说笑起来,总要寻些农民的愚昧作为谈资,那种蔑视的眼光,戏谑的口气,常常使我不寒而栗。父亲原说要给我送粮,我一想到同学看见形容枯槁的父亲和吱吱嘎嘎的破车时的灼人的眼光,便拒绝了,虽然我每月都必须往返家里带些粮来。
然而父亲还是来了。
转过屋角,便看见了立在牛车旁的父亲。穿的,还是那件荡满尘土的露絮的破袄;戴的,还是那顶洗得发白的歪檐的帽子;那头老牛,也许是饥了,直往路旁的冬青丛上凑。父亲一边频频勒顿缰绳,一边发出耕田时那样的大声斥骂,惹得许多路过的同学都抿着嘴笑。我硬着头皮过去,让父亲赶快把牛车赶到面粉厂院里,因为路那边正临着我班的女生寝室,时不时还有同学进出。
“我不是说要自己带嘛?”我边卸粮边嘟嚷。
“天冷了,往后带着不方便,还得来回跑着耽误功课。干脆一下拉来省事儿。”
卸完粮扭过头来,父亲已把牛卸下套,开始喂料了,看来父亲是要在这儿吃饭了,虽然此时食堂还在卖饭,然而……
“大(父亲),没饭了。”我搔着头,脸上好热。
“嗯……”父亲正掏饲料的手停了一下,”那……那也不碍,等会儿到街上买点儿妥了。”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很少在外买东西吃的,每次出村办事儿,即便赤日炎炎的中午,也要忍饥赶回。这一次,他舍不舍得花钱呢?
“啥时候动身走的?”为了打破尴尬,我没话找话说。
“8点哩。这牛车慢,晃了半天…”
“8点?”我想8点时的寒冷,”那起码5点就起了吗?”
“可不是!要不是昨个儿你娘和俺把粮食装好,怕还要更晚哩。”一阵风过,父亲裹了裹棉袄。
父亲是最怕冷的。
说话间,已喂了牲口。父亲拍拍手站起来,微倾着身子,从怀里摸出一只破钱包,取出30元,在粗糙的指间摩了摩,递给我说:”天冷了,你娘身子不好,眼也花得不中用了,不再给你做棉妖,仿就照城里人的样子买件衣服算了。”
无意间顺眼瞟去,大吃一惊,那钱包里已经空无一文。同时,我极为分明地听见父亲肚里的咕噜声声,我霎时明白:父亲,他,又要挨饿了……
一种负罪感袭过心头,鼻子酸酸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我那苍白的虚荣,此时已完全荡去,久抑的农家父子的感情却在此刻骤然涨满胸怀。我忍住泪,对正要套车的父亲说:”大,您等会儿……转过身,飞快地转向食堂。
转过屋角,秋风扬起几片枯黄的落叶,飘落在我的身上;身后又传来我家老牛一声深沉悠长的哞叫。顿时,我的泪,如泉水般涌出,扑扑簌簌,滴落在脚下……

版权声明:
作者:ForDream
链接:https://ishoud.com/index.php/2022/04/30/1079.html
来源:工具人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