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相逢一次暖-有关温暖的作文-初一作文

一次相逢一次暖-有关温暖的作文-初一作文
一次相逢一次暖作文一
天气炎热,太阳在炙烤着大地。
我大汗淋漓的走到小卖部旁,有气无力的说:“请给我一瓶水。”“好的,两块钱。”说话的是一位手脚麻利,扎着马尾辫的阿姨。我把手伸进口袋一摸。真糟糕,我只有一元钱。我尴尬的对马尾辫阿姨说:“阿姨,我的钱没带够,我不买那瓶水了。”说着就要走出小卖部。“等一等,小朋友。”阿姨递给我一瓶水。我随即一愣,转过身,把手里的一元钱放在了柜台上,说“阿姨,那我还缺一块钱,我下次一定还给你。”“那好吧,”马尾辫阿姨笑了,“这瓶水我先借给你了。”我兴高采烈的拿起水喝了个精光。
第二天放学,当我拿着钱要给阿姨时,她却对我微微笑了笑,似乎在赞许我的守信。紧接着她把那两块钱塞进我的手心,说:“你的诚信是最好的金钱。”
每天上学放学我都会看见那个阿姨。每当我看见她的身影,心中就浮现出我和她的故事。她就如一个太阳,带给我的不是燥热,而是温暖。

一次相逢一次暖作文二
一朵青莲,顺那历史长河流芳千古,漂净身心,出淤泥而不染。
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初逢是因那首《静夜思》,“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约莫是六七岁的年华,细品这诗,也知个大概意思,那人的身影却是清晰的不行,初入江南所着华服早不知去向,只留下褴褛粗布长衫,乡影亲友不知多少回入梦来,无奈皆是缥缈,唯有借那明月解愁,低头却是“愁更愁”。何处暖?正是暖他对亲人的那份挂念,亲人——无助时的挂念,希望的寄托,不知为何,心中却对父母长辈更生敬重感激,念到每跌入困境的泥潭中便有他们把自己一把拽起,很是感激一股暖流自然涌入心底。
再逢。“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发出如此感叹,实是对当今圣上的不满,满朝的污浊陈腐,百姓的哀叹,那是安史之乱的前兆!如今社会自不像以前,我当是要感谢这时代发展,更是谢前人对此付出的血汗,历史车轮在不断滚动,自然会越走越快、渐行渐远。我此次逢他,便是暖大好河山,“大同社会”。
一曲长歌,传遍家家户户,携来春风暖,春回大地,暖人心一片春暖花开。
一斗清酒,延这诗篇化作涓涓细流,流至心底,温暖炽热遍至身心。
我逢他,每逢一次,便暖一回。姓李,名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又逢,是《将进酒》,说来好笑,我甚是喜欢他豪迈的笔法,“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一幅与众欢饮的场景立刻浮现脑海,李白一袭白裳,正值年少,意气风发,风度翩翩,与那文人道长逐一敬酒,便一气饮下,题下“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豪气,前方的艰难险阻,在他李太白眼中尽是“浮云”,无所畏惧,它是一只大鹏,翻云覆雨,一翅遮天!我正喜这无所畏惧,也喜这般“年少轻狂”,年轻人应放眼未来,不惧艰难险阻!将进酒,杯莫停!一杯清酒暖了心头,更点燃毫无生气的灵魂!
我逢太白,更因他对世俗眼光的“不屑”而暖,谈笑风生,云烟依旧,何必与世俗之人争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我青莲,有亲,有酒,有诗足矣,谁说甚么为官发财是人生真谛?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此乃人生。
逢君,甚幸。今君与我歌一曲,我定倾耳为君听。

一次相逢一次暖作文三
有幸与他相逢。
仍记得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在老师家上小提琴课。看着窗外渐深的夜色,我有些不耐烦了。
一阵凉风吹醒了昏昏欲睡的我。我看向窗外,月亮已不知什么时候藏了起来,道路两旁的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像魔鬼一样张牙舞爪。下课了,我拿起琴盒就离开了老师家。
走到楼梯口,我停下了。声控灯的微弱光芒只能照到七楼,以下全都是黑幽幽的一片。窗外的风依旧“呼呼”地刮着,冷风灌进开着一条缝的窗户,我束紧衣领,在楼梯口徘徊着,不愿多看楼梯一眼。
突然,背后的老旧自行车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出了一身冷汗,慢慢地转头看。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闪过,还不忘“喵呜”一声,似乎在嫌弃我不敢走楼梯。我叹一口气,仍看着楼梯,纠结着要不要走。
感觉背后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是一位大叔,他拿了一个手电筒,脸上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大叔的穿着十分随性,西裤搭配拖鞋的“混搭”风让我吸了一口气,他长得不算好,甚至让我觉得有点不怀好意。不等他说话,我便转头就走,心里还想着:不能和陌生人说话!
没等我走到七楼,大叔便叫住我:“小姑娘,等等。”我害怕地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他拿着手电筒,对我说:“我看你站在这里半天,你是怕黑的吧?”他笑了,脸上的皱纹无声地绽开,“我有手电筒,照着你下楼吧。”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提着小提琴的手微微颤抖。大叔见我楞在那里,笑着把手电筒递给我说:“快回家吧,时间不早了,回家晚了你爸妈该着急了。”
我快速地下了楼梯,点点头,小声地说:“谢谢您。”
到六楼的时候,我往上看,大叔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温暖的感觉从我掌心传来,弥漫了全身。又是一阵寒风吹来,而我不再感到寒冷。手电筒光温暖地照着我的前路,看着大街上裹紧羽绒服的路人从衣着单薄的乞丐旁匆匆走过,我心里五味杂陈:如果社会上少一些冷漠,多一些坦诚,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更温暖?
如今我已不学小提琴了,也无缘再遇见那位大叔了,但那只手电筒依旧留在我家,等待着它再次传递温暖的那一天。

版权声明:
作者:ForDream
链接:https://ishoud.com/index.php/2022/04/29/947.html
来源:工具人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