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的儿子叫什么(我叫表妹的儿子叫什么)

第一章 大难不死的男孩

在英国女贞路4号,住着德思礼夫妇一家人。
德思礼先生长的很胖,胖的几乎脖子都没了,还有一脸大胡子。德思礼太太却长得又高又瘦,脖子很长,有时候她会隔着篱笆去偷看邻居。而他们的宝贝儿子达力呢,长得又胖又傻,德思礼夫妇却很喜爱他,达力想要什么,他们都给他买。德思礼夫妇觉得世上没有比达力更好的孩子了。
但是德思礼一家有一个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是什么秘密呢?原来,德思礼太太有个妹妹,是波特夫妇一家。波特夫妇有一个儿子,叫哈利波特,但是德思礼太太却装做自己没有这个妹妹一样。
我们的故事要从一个昏暗、阴沉的星期二开始,今天德思礼先生起了个大早,匆匆吃了点东西,开车去上班。到了女贞路拐角处,他看见了一只猫,正在看地图。他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他通过倒车镜去看那只猫,那只猫正在读女贞路路牌,哦!不,是在看路牌,猫怎么会读路牌呢!。他没再多想,开着车就进了县城。来到公司楼下,他看到了一群穿着奇奇怪怪,花里胡哨衣服的人。德思礼先生最看不惯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人,他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心里想:这群人真不知羞耻。
德思礼先生进了公司,他的座位是背靠窗的,所以他没发现一群猫头鹰正从他的窗户前飞过。到了中午,德思礼先生累了,下楼去买点点心。他刚下楼,又看到了那群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他也没管他们,买完点心回来,他路过那群人,几句嘀咕声飘进了他的耳朵:
“嗨,听说了吗?波特夫妇。”
”听说了,还有他们的儿子,哈利。“
德思礼先生一愣,连忙跑回公司,让秘书不要打扰他。他拿起话筒,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又改变了主意。他心想:天下有这么多姓波特的,叫哈利的也很多,不一定是他们。到了下午五点,德思礼先生下班了,他开车回家。到了女贞路拐角处,他又看到那只猫,他能确定,那就是早上的猫,因为猫眼睛边的花纹和早上的一模一样。
“去、去!”德思礼先生对猫大声喝道。
那只猫没理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德思礼先生一惊,心想:咋回事?猫咋成精了?怎么会瞪我?德思礼先生一边想,一边进了屋。德思礼太太这一天都过得很正常。到了晚上,德思礼先生和德思礼太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候晚间新闻里播报到:
欢迎收看今日晚间新闻。今天白天有许多猫头鹰成群结队的出来觅食,根据记者采访,有些人表示在晚上都没有见过猫头鹰,难道猫头鹰改变了生活习性吗?专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下面是天气预报,今天晚上会下一场雨,不会再下流星雨了。
德思礼先生觉得脑袋里已经成了一团浆糊,他想这几天怎么怎么奇怪:成群的猫头鹰白天出来,还有昨天晚上下的流星雨,今天遇见的那群奇奇怪怪的人,还有那只猫,波特一家的事情……他下意识的问德思礼太太:
“你妹妹的儿子叫什么来着,是不是叫霍华德呀?”
“什么霍华德,叫哈利。”
“哦,那个……这个……额额……我是说……”
“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说完,他们就来到床上睡觉了。
德思礼先生一直睡不着,翻来覆去,一直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最后,他实在不想再想了,因为明天还有上班呢。没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乡。
深夜,突然女贞路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瘦高的,有着很长胡子的老头。他穿着一件紫色的斗篷,戴着一顶头是尖尖角的巫师帽,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像打火机一样的东西,对着女贞路的第一盏路灯打了一下,那盏路灯突然熄灭了。他拿着打火机打了好几下,所有路灯全部熄灭了。他来到德思礼家的院墙处,看见了那只猫,说:
“嗨,别演了,现形吧。”
“呦呵,被你看出来了,邓布利多教授。”
“麦格教授,谁看不来你呀,你见过谁家的猫会读路牌呢?”
麦格教授一笑,那只猫消失了,变成了一个女人。他们两个坐在院墙边聊着天。
过了一会,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只见一辆会飞的摩托车从天上直冲下来。摩托车一降落,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高个子男人,他的头发乱得像一团鸡窝,手里还抱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还躺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小宝宝。小宝宝的头上有一道闪电形状的疤痕。
“海格,你终于来了,我们赶快把他送到德思礼家的门口吧。”说着,他们就轻手轻脚地把那个篮子放在了德思礼家的门口。篮子里还有一封信。
“我们该走了。”
“好吧。”
“再见!”
说完,海格骑上他的飞天摩托车消失了。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一起消失在了女贞路的街道上。他们走后,女贞路的路灯又重新亮了起来。

版权声明:
作者:ForDream
链接:https://ishoud.com/index.php/2022/08/12/10980.html
来源:工具人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海报
表妹的儿子叫什么(我叫表妹的儿子叫什么)
第一章 大难不死的男孩 在英国女贞路4号,住着德思礼夫妇一家人。 德思礼先生长的很胖,胖的几乎脖子都没了,还有一脸大胡子。德思礼太太却长得又高又瘦,脖子……
<<上一篇
下一篇>>